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

千秋心缘

查看: 192|回复: 0

转:汉字的神奇:中国经典传统拆字术欣賞

[复制链接]

1505

主题

6353

帖子

11万

积分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威望
17012
金钱
56953
贡献
16644
发表于 2018-3-12 15: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拆字是传统占卜方法之一。又名测字,中国隋代称破字,宋代称相字。由于汉字为方块字,具离合析解的特性,拆字乃是求占者自占者备妥的字筒中随意拈取一字或求占者随手写上一字,占者就所写字的偏旁点画予以增、減、分、合,甚或打乱字的组构形态,参酌人事,判测祸福吉凶。下面为三个经典拆字案例,供欣赏。

    宋代谢石

  宋代宣和年间,成都出了一名拆字大师:姓谢名石字润夫。谢石到了京城开封,以拆字言人祸福,无不奇中,名动朝野。高宗皇帝听说之后,书一“朝”字,令一医子拿去让谢石一相。谢石见字,便对大臣说:“此字绝非出于阁下之手。”大臣十分惊诧。谢石以手加额道:“朝字拆开为十月十日,写此字者必为生于十月十日的天人。”

 大臣听后,既惊且喜,立即告辞,回去禀报皇上。皇上大惊:因他本人确是生于十月十日。

  次日,街上行人众多,高宗微服出行,来到谢石面前,用手杖在地上画了一横,让谢石拆。谢石道:“土上一横为王,阁下似非庶人!请再写一个字。”

 高宗又举杖写一 “问”(問)字,因土地不称手,杖头飘斜,问字两旁斜侧飘飞。谢石大惊,慌忙起身纳拜。高宗扶他起来,问道:“我来找你测字,你为何拜我”?谢石曰:“恕罪!恕罪!問飞两旁,左看为君,右看为君,你必定是当今皇上无疑。”说完又拜。

 高宗止住,笑道:“勿多言,免至别人知道,明日我在偏殿召见你。”

 次日,高宗派人召见谢石,令左右及宫嫔写字交于谢石,谢石字字拆解精当,断言准确,高宗不由大喜,重赐金币,封谢石为承信郎,留在朝中为官。

 有一朝士,其夫人怀孕过月,手书一“也”字,让朝士交与谢石拆解。谢石详观其字,然后对朝士说:“此字必为夫人所书。”谢石道:“也字助语,意同焉哉乎也,因此我断定此字必为公内助所书。年龄当在三十一岁。”朝士曰:“正是!但何以知之?”谢石道:“也字上为卅,卅为三十,下为一字,故为三十一岁。但从此字还可看出,你家居住于此,似乎不安心,希望改迁别处啊! ”朝士曰:“正是,我一直为此发愁呢!”

 “也字著水为池,有马为驰,今池无水,陆地无马,不可动也!又:你夫人的父母兄弟、近身亲人都已不在世上了。因为也字著人为他,今独见也字,而不见人,故也;尊夫人家产也荡属了,因也字著土为地,今不见土只见也,故知;请问,我说的是否?”谢石笑问。

  朝士拱手相语:“诚如所言,略下真神人也!但这些都不是我此刻最想知道的,我最想知道的,是我夫人担心怀娠过月不生,你能不能说一说这是如何?”“尊夫人必怀十三月才能生啊,因为也字中有十字,并两旁二竖加下划为十三。”

  谢石望着朝士片刻,又道:“有一件事似乎有些怪异,不知当讲不当讲!”“请讲吧!”朝士忐忑不安的答道。

  谢石道:“也字著虫为蛇(虵),尊夫人所怀当是蛇妖,但不见虫,似无大害。我有一个方法:可用药打下来,便无大事,否则不善。”

 朝士大惊失色,忙把谢石清到家中,谢石以药投之,夫人果生下数百条小蛇(当即肠道寄生虫)。

 一日,高宗皇帝派人把谢石请到后苑中,书一“春”字,令谢石相,谢石道曰:“秦头太重,压日无光啊。”高宗默然。

 是时秦桧弄权,传闻得知大怒,即寻事借故将谢石贬窜岭南荒远之乡,派一卒押行。

 谢石受押前往贬地途中,忽遇一女子依山而立,手握招牌:“相字。”

    谢石自讨:“天下尚有比我更会相字的吗?”遂写一“谢”(謝)字,令女相。女子曰:“你不过一术工耳。” 谢石问:“何以见之?”女子说:“谢字才言中立身,不是术士又是什么呢?” 谢石点头称是,又写一“石”字。女子说:“此字甚非佳作。石逢皮为破,逢卒为碎,与你同行者为一卒,碎字已有。但不知此卒何姓?”押卒自答道:“我自姓皮也。”女子闻此,惨然对谢石道:“唉,看样子你此去已无还期了!”

 谢石亦谓然,叹曰:“天数已定,我无法逃脱呀!在下也粗通相字,你也请写一字,我也为你一相如何?”女子说 : “不必写了,我在此已为字,你相即可。”

 谢石道:“人立山旁为仙字,你定是一位仙子了。”女子笑而不答,转瞬之间,身影杳然不见。

 后谢石果客死岭表。

    新安汪龙

   汪龙,新安(今安徽)人,与朱安国同乡,也是宋代四大测字家之一。他早就双目失明,人称“瞎龙”。在他的测字方法中融入中国古代传统的阴阳五行的观念,大量采用八卦、天干地支、阴阳五行学说,丰富了测字方法。

    一次,四、五个举子进京赶考,途中来找汪龙测字,问一问此行的运气如何。他们一起说了“贵”字,汪龙回答说:“好,必中!”举子中间的一个人是独眼,临走时,汪龙叫他留下来,私下对他说:“你们进京赴考,只中相公你一人,其余的都不行。”独眼人请问原因,汪龙说:“你不见‘贵’字是‘中一目人’吗?”
    有一个人在外面得了病,他的家人就写了一个“彤”字去占吉凶。汪龙说:“这是远方的人病了。”家人很惊奇。忙问缘由。汪龙接着说:‘彤’字音为‘同’,形状象‘肜’,‘肜’是指祭礼的第二天。如果是在家里,哪里有既已祭扫了才来问测的呢?况且杉木从‘丹’,说明棺木已经上了船了,以时间来推断,一个月之内,当用船载尸体而远。因为字的左边有‘舟’字形,说明棺木已经上了船了,以时间来推断,一个月之内,当用船载尸体而远。因为字的左边有‘舟’字形,右边像船帆的外形。”
    一次,有个人想求测妻子怀孕的情况,他写了一个“竹”字给汪龙测,汪龙就对他说:‘竹’字是由两个‘人’字组成的,一定怀了双胞胎,并且在二月生。‘个’字有三笔,两个‘个’字都是奇数,两个都是男孩,但恐怕都活不长久,就会死去。”此人不解其原因,问汪龙:“为什么会活不长久呢?”汪龙回答说:“此竹无根,是活不长久的,所以你妻所生的两男孩是活不长久的。”结果,果然如此。
    有一个人的父亲生了病,找汪龙测字,用一个“哭”字来测,汪龙就“哭”字说:“他是你的什么人?”来人说:“是家父。”汪龙又问来人“只生你一个?”来人回答说:“是的。”“那不要紧。”汪龙回答说。来人膛目相视,汪龙对他说:‘哭’字上面两口双全,下面一人,所以不妨。病当好在戊日,因哭为水,以土挡水,土在天干地支中是戊土,故戊日便好。不但如此,还应得一子,因犬字旁有一点。”
    在汪龙的测例中,利用天干地支的记时功能来推测发生的时间是常有的事。有一次,一个来为其朋友的病情测字的人,写了一个“尼”字请汪龙测,汪龙一听就说:“你朋友的病情不佳,‘尼’字加一‘夕’字就是一个‘死’字,明日必死无疑。”来人大惊失色,马上说:“再测一字。”心想:‘尼’字与死连在一起不吉利,如写一个‘生’字就与死无缘了,那就不是大吉了吗!”于是,你写了一个“生”字请汪龙测。汪龙听了微微一笑说:‘生’字上可拆为‘牛’,下可拆为‘土’,牛为丑,丑、土就是说丑日入土,明日为丑日,必死无疑。”来人听后惊慌而去。

    曾国藩微服测字

  清朝名臣曾国藩在京为官时,常微服到民间暗访。一天早朝回来,他脱去官服,换上便装,独自从花园的角门走出,一路闲步来到了人声嘈杂的大街上。

  曾国藩在熙攘的人群中慢慢走着,见街口有一算命摊,卦旗上写着“测字看相”四个大字。曾国藩一时兴起,便向那卦摊走去。算命先生见来了客人,忙起身打招呼:“这位客官,您是看相,还是测字?”“测字。”曾国藩不假思索随口回答。

   “请客官赐字。”算命先生坐下打开砚台,递过毛笔。曾国藩提笔蘸墨,在纸上写了个“人”字,随即将笔搁在砚台上。没料那笔没搁稳,竟从砚台上滚落下来,停在刚写的字上。

    算命先生一看,吃了一惊,抬头打量了一下曾国藩,慌忙起身谦恭地施礼道:“曾大人,恕小人无礼,敢问大人要问什么事?”曾国藩一怔,没想到这人能识破自己的身份。但他表面不露声色,淡然一笑,道:“本人无事,只随便看看。”

    “那好,不远送大人。”算命先生不再多问,机敏地拱了拱手。

  曾国藩回到家中书房,心中纳闷:那算命先生与我素来未谋面,如何能识破我的身份?果真有过人才智?还是胡猜瞎测,歪打正着?

    于是,他把府中衙役叫来,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

  话说那算命先生目送曾国藩走远,心里着实不踏实:当朝重臣微服测字,究竟是福是祸?正思忖间,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穿着绫罗绸缎的人,带着两个随从来到卦摊前。那人一下马,便吆喝他人:“让开,让开,大爷要测字。”未等算命先生开口,便拿起桌上的毛笔,在纸上写了一个“人”字,随即把笔放在纸上。

  算命先生看了来人一眼,冷笑一声:“小子休要这般装大,切莫在这里莽撞无礼,回去好好侍候你的主人,免吃苦头。”

    那人见算命先生戳穿他的底细,顿觉脸面无光,忙带着随从灰溜溜地走了。

  过了不到一个时辰,摊前又走来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算命先生问明来人要测字,便递过毛笔,要他写在纸上。

   “我没读过书,不会写字,口述可以吗?”“那你要测什么字,问什么事?”算命先生问道。

    “我想测个'人'字,问现在的吉凶。”算命先生点点头,对汉子说:“按你刚才报的字来看,你的祸事并未脱身,尚有牢狱之灾。”来人一听,大吃一惊,转身走了。

  暮色将近,算命先生正要起身回家,卦摊前来了一位清瘦老者,自称是曾府的师爷,说曾大人请先生到府上一叙。算命先生看来者似无恶意,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便随师爷来到曾国藩府第。

  在书房里,曾国藩笑着对算命先生说:“本官今天上午到先生摊上测字,先生是如何看出本官身份的?”

  算命先生躬身答道:“恕小人不才,说出来大人莫怪。大人来测字时,我看大人气宇轩昂,威仪不凡,已有几分敬意。大人所写'人'字,刚道有力,正是广为传颂的'曾体'。那笔滚落下来,横在人字上,正暗合'大人'之意。另从大人讲话口音来看,定是湘籍官员中'曾、左、彭、胡'四位大臣中的一个。再根据大人的年龄和百姓对大人相貌的描述,因而敢斗胆确定必是曾大人无疑。”

  曾国藩听了,连连点头,又说:“后来又有两人到先生摊上同测'人'字,实不相瞒,皆为我所指派,一为府里当差的衙吏,一为牢里在押的犯人,不知先生又是如何识破他们的?”

  算命先生答道:“那衙吏虽穿着华贵,又有随从在后,但其举止粗鲁,缺少教养,所写字体无范本可寻,绝非饱学做官之人。尔后笔搁纸上,恰竖在人字中间,形成一个'小'字,暗喻来人出身卑微,因此敢明断他是官府衙役里的家奴。至于那个犯人,虽衣着光鲜,但面色灰暗,两眼无光,行为猥琐。我又暗见远处有两个捕快盯着,据此可作出判断。另外该人不会写字,只口述一个'人'字。口里加人,岂不是一个'囚'字,因而断定他是个牢中在押的犯人。”

  曾国藩听后,心里暗暗折服算命先生聪明的观察力和分析力。又见其字理精透,机敏过人,便把他留在府中作了清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 ( 桂ICP14002192 )     

千秋心缘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