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

千秋心缘

查看: 1020|回复: 0

转:楚天遥过清江引二首

[复制链接]

1847

主题

6749

帖子

13万

积分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威望
19116
金钱
70960
贡献
18748
发表于 2024-1-9 14: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楚天遥过清江引二首
元代薛昂夫组曲作品
微信图片_20231225125030_副本.jpg

《楚天遥过清江引二首》是元曲作家薛昂夫创作的一组带过曲。这两首曲子化用前人诗词,表达惜春的情怀,抒写对友人的思念,同时蕴含着激人惜时之意。风格婉约幽丽,富有诗词韵味。

【双调】楚天遥过清江引二首


其一
屈指数春来,弹指惊春去⑵。蛛丝网落花,也要留春住。几日喜春晴,几夜愁春雨。六曲小山屏⑶,题满伤春句。春若有情应解语⑷,问着无凭据。江东日暮云,渭北春天树,不知那答儿是春住处⑸?
其二
有意送春归,无计留春住。明年又着来⑹,何似休归去。桃花也解愁,点点飘红玉。目断楚天遥⑺,不见春归路。春若有情春更苦,暗里韶光度⑻。夕阳山外山,春水渡傍渡,不知那答儿是春住处? [1]

注释译文
播报编辑


词句注释

⑴双调:宫调名,是元曲的常用宫调。楚天遥过清江引:为双调带过曲,由《楚天遥》与《清江引》两个曲牌组成。
⑵弹指:本为佛家语,“一弹指”的略语,喻时间短暂。
⑶六曲小山屏:可开可合的六折画屏。六曲,指屏风一共六扇。
⑷解语:善解人意。
⑸那答儿:哪里,哪边。元人俗语。
⑹着:犹教,得,叫,让。元人口语。
⑺目断:目力所能达到的极处。楚天:南天,因为楚在南方。
⑻韶光:美好的时光,亦指春光。 [1-3]

白话译文

掰着手指数来了春天,却惊讶地发现,弹指之间春天就已过去。蛛丝网兜住了落花,也要把春留住。好几天为春晴而欢喜,却又一连几夜愁听春雨。曲折的小山屏风,写满了伤春的诗句。春天如果真有感情,就应该了解我的心曲,可问起来却没有凭据。傍晚时,江东烟霭迷濛;春天里,渭北一片花树,不知道哪里是春天的住处?
我有心送春回去,因为没有办法把春天留住。明年春天还是要回来的,既然这样还不如今年别回去。桃花也懂得我的忧愁,纷纷扬扬地飘落有如遍洒红玉。望断了遥远的楚天,也看不见春天回去时的道路。春天如果真有感情,它必然也会十分痛苦,时光暗暗地逝去。夕阳在山后面落下,春水流淌过茫茫的渡口。不知道究竟哪里是春天的住处? [2]

创作背景
播报编辑

薛昂夫生活于元代中期。这组曲子当为送别友人而作。送别对象与创作时间已难以考证。友人离别,作者想挽留友人,但就像春天无法挽留一样,因此他伤春又伤别,写下这支曲子。 [3]

作品鉴赏
播报编辑


整体赏析

薛昂夫这组双调带过曲,多用五七言句法,也融入一些前人诗词,婉约幽丽,富有诗词韵味。
两支曲子结构相同。前段《楚天遥》,通篇五字八句四韵,句式与词牌《生查子》同。后段《清江引》,基本上是五七言句法,末句加上衬字,便显出元曲的特点。
第一首开头两句化用了南宋词人高观国卜算子·泛西湖坐间寅斋同赋》词意,揽括全篇,抒发了爱春、惜春、伤春的复杂心绪。“蛛丝”二句,写眼前景物,用了传统的比兴手法。“留春住”,是作者此际的心情,因而感到客观的境物,亦与自己的心融会为一。“几日喜春晴,几夜愁春雨”,天晴时似觉春可暂留,因而喜悦;夜雨时便觉春归迅速,更惹伤悲。雨晴不定,愁喜无端,正见作者胸中不可名状的伤春意绪。唯是在“六曲小山屏”上,“题满伤春句”。至此点出伤春的主题。“春若有情应解语”,承上启下。此句继承了唐李贺“天若有情天亦老”(《金铜仙人辞汉歌》)和温庭筠“花若有情还怅望”(《李羽处士故里》的手法,句中再作转折,用意尤为婉曲。“问着无凭据”,言外之意是说,春既无情,亦不解人心意,来去匆匆,徒令人伤怀而已。“江东日暮云,渭北春天树”,化用杜甫春日忆李白》诗语,寄寓着作者对远方友人的怀念。这两句点出伤春的理由,深化了主题,并逼出末句“不知那答儿是春住处”。这句化用黄庭坚《清平乐》“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词意,既是写惜春的情怀,也是写对友人的思念。
第二首根据宋僧仲皎的词作《卜算子·送春》改编而成。“有意送春归,无计留春住”二句,将送春惜春矛盾枨触之情,和盘托出。“有意”二字下得讲究。已是临别之际,却仍想挽留,故又道:“明年又着来,何似休归去。”既然明年还要回来,不如不要归去。但见“桃花也解愁,点点飘红玉”,伤春之愁恨,桃花也懂得,红红白白的花瓣,点点飘落,宛如洒泪。此是桃花之泪,抑或是春天之泪,惝恍莫可分辨。这一层意境,极为凄美。春天终于归去了。“目断楚天遥,不见春归路。”既别之后,望尽迢迢楚天,不见春归之路。这一层意境,极富远意。“春若有情春更苦,暗里韶光度”二句替春天设想,翻进一层。春若有情,春更悲苦,不知不觉,韶光已逝。春本无情,且已远去,而设想其有情,悬想其应有此情,显示了作者之情深。“夕阳山外山,春水渡傍渡”二句,将曲情从沉思中提起,作者重又寻觅春去之方向。“不知那答儿是春住处?”这最后一唱,自肺腑之中,冲口而出,急切透辟,堪称真曲家伤春之绝唱。
这两首带过曲化用了不少前贤惜春伤春名句,却能浑然一体,自成新篇,诗词转化为曲而不失曲的特殊韵味,足见作者的诗家功夫。 [3-4]

名家点评

元代学者周南瑞《天下同文集》:“新严飘逸,如龙驹奋进,有并驱八骏一日千里之想。”
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王星琦《元曲三百首注评》:这两首作品在语言运用上的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就是反复出现“春”字。这种特意重叠使用一个字的手法,使得全篇营造出一种回环往复的节奏感,读来流畅上口,而且很好地突出强调了作者对春天的执着情感。 [1] [4]

作者简介
播报编辑

薛昂夫,元代散曲家。回鹘(即今维吾尔族)人。原名薛超吾,以第一字为姓。先世内迁,居怀孟路(治所在今河南沁阳)。祖、父皆封覃国公。汉姓马,又字九皋,故亦称马昂夫、马九皋。曾执弟子礼于宋遗民刘辰翁门下,约可推知他生年约在元初至元年间。历官江西省令史,佥典瑞院事、太平路总管、衢州路总管等职。晚年辞官隐居杭州皋亭山一带。善篆书,有诗名,与萨都剌有唱和。散曲现存小令六十五首、套数三套。 [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 ( 桂ICP备14002192号 )

千秋心缘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2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